学佛让我走出抑郁(上)——来自上妙下江大和尚皈依弟子的真实故事

" 药医不死病,佛度有心人”。  每天,一柱清香,一杯香茶,伴着佛歌,我简单、快乐地生活,学佛,向博大精深的佛法去探寻真实谛义 

晋佛堂jinfotang本期与您分享一位严重抑郁症患者,三次自杀未遂,在学佛之后终于走出阴霾的真实故事。
作为妙江大和尚的皈依弟子,遵从师训,愿意与每一个在大都市患严重心里疾病的朋友分享,鼓励大家努力走进阳光感受大爱得大自在。期冀每一个人都能活出人生的精彩  
作者净仁居士是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、山西省佛教协会会长、五台山碧山寺方丈、大圣竹林寺住持上妙下江大和尚的皈依弟子。 

学佛让我走出抑郁

图文:净仁居士

    【作者简介】净仁居士,四川人,47岁,研究生文凭,自幼出生在一个有善根家庭,奶奶是虔诚佛家弟子,长年吃素,父亲因缘保护老家唯一寺庙免于拆除受影响,从小就爱上庙烧香拜佛。2014夏天,全家第一次到五台山旅游,偶遇妙江大师皈依.在妙江大和尚的引导下,谨以此文感恩铭记妙江恩师。
 
    随着现代化节奏加快,面临各种压力,许多人患了心理疾病,其中抑郁症很普遍,在欧美发达国家,10个人中大约有8个人多少有点抑郁症状,只是轻重不同,用心理专科医生所说只相当于一个情绪感冒,但抑郁症不易根治,且病情发作时给病人及其家庭带来的痛苦和压力是常人难以想象,目前国内对医治这类病主要靠长期药物治疗与心理咨询相结合。
    2012年初,因工作及周围环境压力,我患了抑郁症。当时在我们当地从未听说此病,直到有天我感到活着太痛苦,死了才快乐,带着这种想法我自杀未成功,送到成都某着名医院住院治疗,从此,带着抑郁症病人的头衔我开始了离岗养病生活。我在成都养病,却不知老家流传着对我的各种谣言,当有天我无意在网上发现了大量诽谤我、谩骂我及家人的贴子散布在各大网站,脆弱的心理彻底崩溃,我一口气吃下药瓶中剩余的大概30多颗高效安眠药(抑郁症病人普遍靠安眠药入睡),抱着必死的念头,来到某地,想以死抗争。谁知老天不收我,醒来时发现我又回到出院前的医院,距出院只有10天,医生这次诊断为重度抑郁症,可能要终身吃药。入院第2天,一心想死的我跳楼未成功,那以后,老公和老妈换班24小时守护我达40多天。随着治疗的深入,药物副作用导致我整天昏睡,记忆力严重下降,走路容易摔倒,甚至有时自己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,生活不能自理。看到我由一个性格开朗、充满活力的健康人,突然变成眼前好似呆傻的弱智,想到我及家庭的今后,几天时间老公头发白了大半,老妈因思虑过多失眠,头昏脑涨,在老家下楼梯时摔断胸骨;由于病情严重,医生给我使用了外国进口药,单每天吃的药的费用就300多,加之请心理医生咨询,1小时400元。出院后,每月我治疗重度抑郁症的药费就2千多元,家庭经济变得措据,靠在单位借钱治病生活。在此,感恩当时新上任的优秀女局长的慈悲!因为经济困难,读大学的儿子在当年9月开校时,办了修学手续,在成都某商会打工,亲戚们都远离我们不再来往,从小一起长大的表妹家庭富裕,但看到我家的现状,我找她借2000元钱都遭到拒绝,昔时的朋友,此刻纷纷与我划清界线,在老家碰见不是昂头离去就是回避。面对这世态炎凉,我心灰如死,病上加霜。
    住院10多天后,病情开始稳定,看到整天在病床上丿发呆的我,不离不弃的老公对我说:“你不是喜欢上庙吗?这里到文殊院很近,我扶你去看看。”老公扶我走进文殊院,烧香特有的气味让我感到很温馨,在药师佛殿门前(当时还不知道),想到自已由一个大家都羡慕的事业顺利的白领女性,如今落到人人远离、视如疯子、生活不能自理的终身吃药的病人,委曲、压抑及痛苦总爆发,我放声大哭,不能自己,老公在旁劝慰无力,大概哭了半个多小时,来了位中年女性(后来知道是文殊院义工),很关心地问了我有关情况,然后把我们带到寺院结缘部,在这里我自己选了本台湾圣严法师编写的巜正信的佛法》带回医院,偶尔翻看。